在門窗行業打拼十年,友信普惠幫他打開另一扇窗

首頁 > 企業資訊 >正文

【摘要】據前瞻研究院發布的市場調研報告,門窗行業伴隨建筑行業快速增長了幾十年,已經擁有上萬家生產企業,但絕大部分是中小型企業,經營規模小、產能低、產品同質化嚴重,導致市場無序化競爭非常激烈。就區域而言,國內門窗行業銷售收入主要分布在華東和華南,兩大區域占比超過50%。無論是門窗行業的中型企業,還是小微企業主,都需要不斷試錯、持續摸索市場趨勢,勇敢前行。

  金評媒JPM  ·  2019-11-08 19:59
在門窗行業打拼十年,友信普惠幫他打開另一扇窗 - 金評媒
作者: 金評媒JPM   

隨著越來越多80、90后人群成為消費主力,裝修房屋時的個性化、定制化需求正在推動門窗行業發生新的變化。

據前瞻研究院發布的市場調研報告,門窗行業伴隨建筑行業快速增長了幾十年,已經擁有上萬家生產企業,但絕大部分是中小型企業,經營規模小、產能低、產品同質化嚴重,導致市場無序化競爭非常激烈。就區域而言,國內門窗行業銷售收入主要分布在華東和華南,兩大區域占比超過50%。無論是門窗行業的中型企業,還是小微企業主,都需要不斷試錯、持續摸索市場趨勢,勇敢前行。

在青島從事了十年門窗生意的退伍軍人徐強,就親身經歷了轉型的艱辛。

今年41歲的徐強,10年前退伍后進入了門窗行業,幫人管理過工廠,也自己開過工廠。2017年,舉家搬至青島時,新建廠房的計劃被提上日程。他看上了一處位于青島城陽區的廠子。這個總占地面積達3600平米的待租廠房,由簡易二層小樓和超大后院組成,之前是一家物流疏散中心,交通非常方便,距市中心30多公里,距機場只要4公里。

1.jpg

△     徐強的工廠,臨街的是一棟兩層樓的辦公樓

“地理位置很重要。要考慮兩頭的運輸成本,也要考慮廠房租金成本。” 入行多年,徐強對各種細節盤算得非常清楚。

新廠的投資預算達到了200萬。徐強一點都沒有猶豫,將多年的積蓄全部拿了出來,一次性投了進去,包括38萬元的廠房年租金,改造及裝修費用、設備購置費用等等。這筆投資大過以往任何一次,壓力也接踵而至。

開張沒多久,就來了一筆近40萬元的訂單。接下這個單,徐強必須得再花大概十多萬購買原材料。前期廠房投入太大,已經讓他捉襟見肘。他把剩下的積蓄也拿了出來,但最后發現還是差7萬元。

徐強首先想到的是銀行。詢問了當地一家商業銀行的流程,他迅速整理了各種材料遞交上去,期間又補充了幾次材料,半個月過去了,款項還沒有下來。眼看就要到結貨款的日子了,他急得不行。身邊有人建議他去試試“民間借貸”。

“我不敢碰。之前認識一個朋友,生意做得其實很好,就是找那些人借了錢,后來麻煩特別多。我一定是找正規的渠道。” 徐強連連擺手。

也是在朋友的介紹下,徐強認識了通過金融科技為小微企業主提供融資撮合的友信普惠。了解了借款流程后,一向嚴謹的他還特意去友信普惠的營業網點轉了一圈才放心。提交了借款申請之后,因為良好的個人信用記錄,很快,徐強就拿到了7萬元的借款。他馬上在供應商處付了貨款,原材料進廠后,得以順利開工。雖然利率高于銀行,但對于徐強老說,額度足夠、流程便捷、速度快高于一切,只要成本依舊合理可控,生意人更看重效率。

“用錢比較急的時候一般是進原材料,我今天就剛進了20萬的貨。” 徐強說,為了加強公司的財務管理,現在他會要求當地的客戶來買產品時,先交50%的定金,交貨時全部結清。對外地的大客戶,他則要求對方一次性付清款項,并同時承諾質量和售后。這樣操作起來,回款一般都很快,也不至于造成現金流的過于緊張。

2.jpg

△     徐強在他的辦公室里審批合同

在部隊的經歷讓徐強養成了嚴謹、認真的工作態度,除了在財務上保持謹慎,接單的時候徐強也會量體裁衣。去年,當地一個樓盤的開發商找他合作,提出給他1萬平米的新窗工程。這可是一筆大買賣,但經過縝密的計算之后,徐強發現,需要至少準備500萬元的周轉資金才能順利開工。而開發商前期只會給20%~30%定金。剩余款項,則要等到安裝結束和驗收通過后分批支付

“權衡很久我拒絕了,資金壓力太大,保守一點,也穩當一點吧。”徐強說,生意誰不想做大,但是得一步一個腳印來。

3.jpg

△     加工廠一角

徐強的產品主要針對別墅、洋房的門窗定制組裝,他很少做大眾產品。徐強說,現在市場上做中端產品的廠子太多,價格沒有競爭力,利潤率已經被壓得很薄。而實木復合、鋁包木這類的高端門窗,利潤率更有保證,基本上能達到50%以上。

他指著辦公室里的一扇窗戶介紹到,“那扇窗戶有1.5平米,綜合人工和原材料等在內,它的總成本為1600元左右,售價在3000元以上。” 現在,平均每個月徐強能出貨300~400平米,每月的營收基本能在60~80萬左右。

做高端門窗的另外一個原因是,相比于做大眾市場,高端市場的抗周期性更強。持續的地產調控政策讓這幾年的房地產市場急劇萎縮,也影響到了上下游的諸多產業,很多做中端零售產品的廠子銷量都出現了下滑。但是,對徐強的生意影響有限。他說,這是因為他的客戶主要是“改善型客戶”,提供的也是別墅、酒店、公寓這類非限購物業的產品。

在行業內摸爬滾打多時,徐強已經積累了一定的客戶資源,不愁銷路。除了山東本地,他還開拓了北京、天津、濟南,南京和浙江等地的市場。

當然,他并不是高枕無憂。做高端產品,無論是對原材料還是加工技術的要求都非常高。在樓市繁榮的年代,門窗企業無論規模大小,產品無論質量高低,都能分得一杯羹。但在經濟轉型的背景下,行業整合正在加快,品牌認知更加集中,最典型的就是一些大型賣場已經更青睞于知名度較高的品牌。

無疑,提供一體化服務的知名品牌,在價格差異不大的前提下,更具競爭力。在高端門窗領域,競爭最為激烈。

“原材料、制作工藝甚至是售后服務,我都不會比那些大品牌差。”徐強說。不過,他也看到,他的顧客們經常會對產品款式和性能、售后服務提出更多的想法和要求,自己的工廠也亟待轉型升級,打造自有品牌,以滿足不斷升級的消費需求。

現在,徐強的工廠里每天都如火如荼的運作著。各色玻璃、木材和鋁合金靠在墻上或桌上,等待工人們來二次創造,為客人們夢想中的家添上最安全又美感的一筆。

上一篇文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文章
作者的其他文章
相關熱帖
評論:
    . 點擊排行
    . 隨機閱讀
    . 相關內容
    广告二肖中特期期免费大公开